<code id="8ozip"><delect id="8ozip"><s id="8ozip"></s></delect></code>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詳情

        信托境外理財業務再迎新玩家 風控能力欠缺等通病成“攔路虎”


          信托行業 受托境外理財業務(QDII )資格隊伍迎來進一步擴容。9月22日,華鑫國際信托 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正式獲得監管層批復,成為今年第2家獲得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的信托公司 。截至目前,信托行業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27家成功獲得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但拿下受托境外理財業務額度的信托公司僅有18家。在分析人士看來,制約信托公司境外理財業務展業的主要因素是全球化資產配置能力的欠缺和全球性風險控制能力的不足。

          信托QDII又添“生力軍”

          在我國金融業不斷對外擴大開放的背景下,信托行業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的審批步伐也在加快。9月22日,北京銀保監局對《華鑫國際信托有限公司 關于申請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請示》作出批復,批準華鑫國際信托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

          受托境外理財業務,是指境內機構或居民個人將合法所有的資金委托給信托公司設立信托,信托公司以自己的名義按照信托文件約定的方式在境外進行規定的金融產品 投資和資產管理的經營活動。華鑫國際信托是今年第2家獲得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的信托公司,也是68家信托公司中第27家成功獲得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的信托公司。6月8日,甘肅銀保監局批復光大興隴信托 正式開辦受托境外理財業務的資格。

          相比起來,2019年僅有五礦信托1家信托公司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獲批,2018年有2家信托公司獲批。普益標準研究員于康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我國持續推進金融體制改革,推動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監管層批復更多金融機構獲取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體現了我國加快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決心;另外,在金融業加大開放背景下,國外金融機構逐步進入國內資管市場,市場競爭更加激烈,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批復,有利于國內金融機構推進多元化產品的布局,提升其綜合競爭力。

          額度下發沉寂兩年有余

          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制度的出臺已有一段時間,但獲取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只是信托公司海外展業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獲得外匯管理局分配的海外投資額度,否則將面臨有資格無投資額度的尷尬境地。截至目前,全信托行業68家公司中已有27家成功獲得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但僅有中誠信托 、上海國際信托 、中海信托 等18家信托公司獲得了受托境外理財業務投資額度。

          從額度下發總量來看,相比于銀行業 、證券業、保險業 動輒數百億美元 的額度,18家信托公司合計分享的額度稍顯薄弱,僅為83.1億美元。一位信托行業從業人士表示,境外理財業務對于信托公司來說,不論是人員儲備、知識儲備還是系統化合作體系的建立都還處于初級階段。

          不過,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受托境外理財業務額度的下發也陷入了長達兩年多的沉寂,最近的一次額度獲批時間都是在2018年5月30日。在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看來,相對于國內業務,海外業務拓展難度大,現階段的投入產出比較低,特別是對于目前大多數信托業務的穩健定位來說,境外理財業務理財大規模開展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長期來看,面對日益龐大的信托規模和對應的信托投資 者多元化的配置需求,境外理財業務的開展勢在必行。

          風控能力等亟待提升

          信托公司的受托境外理財業務在規模上盡管已有了一定程度的累積,但與信托公司的其他創新業務相比,仍屬于發展較慢的狀態。用益信托研究 員帥國讓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介紹稱,信托公司的受托境外理財業務主要包括通道業務和主動管理業務。通道業務主要發揮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金通道的作用,提供外匯額度,發揮事務性管理功能,不承擔市場風險和匯率 風險。但此類業務長遠來看不具持續性,因為伴隨著外匯管制的逐步放開,通道業務吸引力將大幅下降。

          “主動管理類受托境外理財業務是信托公司專業管理能力的體現,但該業務對資產配置能力、風控與運營的要求比較高。因此,信托公司需要引進專業人才,學習境外資產管理經驗,逐漸建立自己的主動管理的業務團隊。”帥國讓指出。

          “制約信托公司境外理財業務展業的因素有制度準備不足的原因,也有對應的人才稀缺的情況,還有對應業務對于目前信托公司業績重要性水平的考量。”一位信托公司從業人士直言。

          于康則認為,制約信托公司境外理財業務展業的主要因素是全球化資產配置能力的欠缺和全球性風險控制能力的不足。對于想要致力于開展境外理財業務的信托公司而言,首先要加大人才培養和引入力度,搭建起具備海外市場投資能力的專業團隊,提升全球化資產配置的專業能力;其次要優化升級風險控制體系,識別境外理財業務開展過程中隱含風險,并重視采取相應的手段與方法去防范和化解對應風險。

        相關閱讀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