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ozip"><delect id="8ozip"><s id="8ozip"></s></delect></code>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詳情

        華信信托被傳業務暫停的幕后疑云 投資者爆料:禍起資金池、底層資產投向模糊


          作為融資類信托業務的一種,“資金池”信托業務一直以來備受市場詬病,尤其在經濟環境下行、兌付信心降低的情況下,往往會被認作是用來兜底掩埋“不良”的工具。近日,一則“資金池”信托業務被暫停的信息將華信信托 推向了風口浪尖。9月21日,北京商報記者從投資者處最新了解到,華信信托產品 早在3月左右就已經停止發行,但目前“資金池”信托業務仍然保持正常兌付,不過該公司至今尚未向客戶披露“資金池”項目對應的底層資產明細。

            “資金池”業務仍照常兌付

          近日,一則“華信信托業務被暫停”的消息在信托業引發波瀾,被暫停的主角主要涉及華信信托的“資金池”信托業務。一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華信信托‘資金池’待補的窟窿可能比網傳的40億元多一些,達到45億元左右。”

          對于信托業務被暫停一事,華信信托官網目前暫未就此事發表聲明,一位信托業內人士預判,由于“資金池”信托業務的特點,需要源源不斷的新資金進來以維持流動性,沒了“活水”,后續風險難料,暫停很有可能是項目流動性出現了問題,監管及時介入,防止事態擴大。北京商報記者從華信信托客服人員處了解到,“截至目前并未收到異常通知,華信信托經營一切正常。”

          從華信信托官網可以看到,除了一只4月30日成立的“華信信托-樂助善扶公益信托”之外,該公司最近成立的信托產品名稱為“華信·華冠368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成立的日期為今年3月31日,此后便再無新產品發行。北京商報記者也從多位投資者處證實了上述消息,一位“華信·華悅41號集合資金信托”(以下簡稱“華悅41號”)投資者向記者表示,華信信托早在3月左右就已經停止發行新產品,但“資金池”信托業務的兌付依舊正常。

          9月18日,華信信托官網發布《華信·華悅41號集合資金信托兌付及收益分配公告》,該產品成立于2019年3月12日,資金信托到期日為2020年9月12日,華信信托將對該產品進行信托資金的兌付及信托收益分配。

          而針對暫停新產品發行的原因,華信信托客服人員表示,正在進行產品結構升級,具體發行時間還要等待公司通知。

          資料顯示,華信信托成立于1981年,是目前遼寧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 ,2019年,華信信托實現營業收入5.73億元,而2018年同期為11.46億元;同時,2019年公司凈利由盈轉虧,為-1.52億元,而2018年為8.07億元。

          底層資產投向模糊不明

          “資金池”信托業務,主要泛指資金運用方式為組合投資 的信托產品業務,其特點是泛資金投向,擁有多個大方向限定,沒有直接披露的投資具體標的,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

          北京商報記者查詢華信信托官網發現,華信信托“華冠”、“華悅”等系列產品均具有“資金池”特征。以“華悅41號”為例,該產品資金運用方式為:受托人將信托資金以股權投資、權益投資、貸款、權益融資或其他債權等單一或組合方式運用于經營管理規范、具有較好成長性、收益穩定的企業或項目。受托人將信托資金投資于證券公司 資產管理計劃、商業銀行理財 計劃、資金信托及銀行存款等金融產品 。按照《信托業保障基金管理辦法》及相關規定,受托人將信托資金金額的1%用于認購信托業保障基金,認購保障基金作為本信托項下信托財產投資組合的一部分。

          根據華信信托官網信息,該系列已成立到“華悅55號”,由于多數產品并未披露實際成立規模,以平均每只信托的成立規模不低于人民幣 5000萬元計算,55只華悅系列產品,累計融資規模已經達到27.5億元。

          而華信信托“資金池”信托業務此前就曾多次引發關注,有業內人士指出,華信信托部分產品可能存在期限錯配、非標“資金池”等問題。也有投資者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華信信托至今尚未向客戶披露‘資金池’項目對應的底層資產明細。”

          在底層資產投向不明晰的情況下,華信信托又出現了與關聯方存在大量股權質押的情況,天眼查數據顯示,西藏海涵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海涵實業”)已累計向華信信托質押了近30筆股權,從股權穿透圖來看,西藏海涵實業直接持有華信信托4.48%股權。

          在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看來,關聯質押融資會造成風險無法控制,甚至風險不斷放大的情況,主要依賴于相關各方流動性狀況支撐項目的兌付。對信托公司來說,容易照成受托資產和自有資產的利益沖突問題,在信息披露不透明的情況下下,有可能會造成投資者利益的損害。在底層不清晰的情況下,如果出現風險,會傳染到整個關聯業務體系,無法有效隔離甚至會危及信托公司的持續有效運行。

          針對網傳的業務暫停、與關聯方存在多筆股權質押交易、投資者爆料的“資金池”底層資產投向不明晰等情況,北京商報記者數次致電華信信托方面進行采訪,但電話始終未有人接聽。

          “資金池”兌付危局待解

          華信信托不是今年唯一一家被傳暫停業務的信托公司,2020年4月,上海銀保監局向安信信托開出《審慎監管強制措施決定書》及《行政處罰決定書》,要求安信信托暫停自主管理類資金信托業務。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